<samp id="mpwxh"></samp><acronym id="mpwxh"></acronym><track id="mpwxh"><i id="mpwxh"></i></track>
  • <legend id="mpwxh"></legend><legend id="mpwxh"></legend><legend id="mpwxh"></legend>

    1.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50岁丰满女人裸体毛茸茸
      <samp id="mpwxh"></samp><acronym id="mpwxh"></acronym><track id="mpwxh"><i id="mpwxh"></i></track>
    2. <legend id="mpwxh"></legend><legend id="mpwxh"></legend><legend id="mpwxh"></legend>

      1. 當前位置:首頁 >> 廉政教育>>以案警鑒

        鏡鑒 | 和家人抱團貪腐的“一霸手” 四川省資陽市政府原副秘書長、辦公室原黨組成員鄒明勇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21-11-24 07:05:02    瀏覽:0 分享

          鄒明勇,男,漢族,1968年2月出生,1992年8月參加工作,1995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四川省資陽市重點建設項目辦副主任,資陽市交通運輸局副局長,四川省安岳縣委常委、副縣長,安岳縣委副書記、縣長,資陽市政府副秘書長、辦公室黨組成員。

          2019年11月,資陽市紀委監委對鄒明勇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立案審查調查,并采取留置措施。2020年7月,經資陽市紀委常委會會議研究并報市委批準,給予鄒明勇開除黨籍處分;由市監委給予其開除公職處分,其涉嫌犯罪問題被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2021年6月15日,資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受賄罪、濫用職權罪判處鄒明勇有期徒刑15年,并處罰金200萬元。

          向往權力,一心想當地方主官,商人老板稱呼他“老大”

          1968年,鄒明勇出生在資陽一個貧困家庭,家中有弟兄姊妹6人,經常吃不飽飯,幼時全家人辛苦勞動、艱難生活的畫面就這樣深深地刻在鄒明勇腦海里?!巴甑慕洑v對我影響很大,我一心想走出去,出人頭地。家里也很支持我,一家人節衣縮食供我讀書?!编u明勇說。

          1988年,鄒明勇考入大學,如愿跳出農門。大學畢業后,他被分配到內江市政府法制局工作,從校門跨入了機關大門。

          “剛開始工作時,我同大多數年輕人一樣,懷著成就一番事業的夢想,滿懷激情地投入到學習和工作中,因為勤奮肯干、吃得了苦,很快就獲得了組織的認可。幾年內,我從內江市法制局工作人員,一步步晉升為市政府辦公室秘書科長,一路上還是比較順利的?!被叵肫鹱约旱膴^斗歷程,鄒明勇感慨萬分。

          在此期間,組織上曾考慮選拔他到省級部門工作,但他卻婉言拒絕了。鄒明勇告訴辦案人員:“我那時一心想當主官,覺得成就事業的捷徑在基層、基礎在基層,只有主政一方,才有作為。斟酌再三,對權力的向往讓我作出了放棄的選擇?!?/span>

          2010年9月,因工作表現突出,鄒明勇被組織任命為安岳縣委副書記、縣長。如愿當上了地方政府主官的鄒明勇意氣風發,認為自己擁有了權力,很快便能實現價值,成為家族的驕傲。

          安岳縣位于成都和重慶之間,當地人深受巴蜀文化雙重影響,熱情、大方、耿直,鄒明勇覺得安岳人的這些性格特點,與自己非常契合,一些商人老板就抓住他這個心理,請吃請喝、送錢送物,漸漸與他成為“好哥們”,而鄒明勇也“講義氣”,常常為商人老板站臺、提供幫助。

          “權力真是個好東西?!笨粗絹碓蕉嗟纳倘死习鍨樽约喊扒榜R后服務,鄒明勇的虛榮心日漸膨脹,將“權為民所賦,利為民所謀”的告誡拋到了九霄云外。

          一段時間后,當地政商圈子里有了“鄒縣長耿直、大氣、講格局”的傳言,商人老板紛紛稱呼他“鄒大爺”“老大”。對此,鄒明勇坦言道:“我最初有些不習慣,后來漸漸聽順耳了,也就習慣了,甚至覺得這些稱呼是對自己的尊重,是自己人之間的稱呼?!?/span>

          在商人老板的影響下,鄒明勇變得更加“講究”,他開始熱衷于穿名牌、喝名酒、出入高檔場所,消費水平也隨之提高。鄒明勇告訴辦案人員:“也就是從那時起,我開始追求權力財富‘雙豐收’,既要權,也要錢,想著兩個都占才是‘人生贏家’,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嚴重扭曲?!?/span>

          面對圍獵主動出擊瘋狂斂財,收受財物共計5431萬余元

          2000年,鄒明勇從內江市政府辦公室調回資陽市政府辦公室工作。在一次飯局上,他認識了資陽某公司老板余某,二人相談甚歡。

          此后,余某經常請鄒明勇吃飯,二人的交情日漸加深,常一起到酒吧、會所等高檔場所消費。鄒明勇自認為和余某關系很好,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好兄弟”。

          2010年,鄒明勇當上安岳縣縣長后,余某認為自己賺錢的機會來了。2011年上半年,余某找到鄒明勇,請求他幫助協調項目。余某雖沒有明說回報細節,但鄒明勇知道他的辦事風格,便爽快地答應了。之后,鄒明勇找到時任分管城建工作的縣領導,順利幫余某爭取到安岳縣某安置房小區和高速路連接線道路兩個總投資5億多元的建設項目。項目投資合同簽訂后,余某準備送給鄒明勇300萬元感謝費,經過幾番試探,鄒明勇明確表示錢少了,拒絕了他的“好意”。

          考慮到以后項目推進還需要鄒明勇支持,余某便與合伙人商議,決定送給鄒明勇以上兩個項目總利潤的20%,待項目結算后支付。2013年2月,余某等人約鄒明勇在成都某餐廳吃飯,席間向鄒明勇提出上述想法,鄒明勇表示同意。

          2015年,高速路連接線道路項目竣工驗收,但安置房項目尚未完工,無法確定利潤,余某等商議后決定按項目估算利潤5000萬元為標準,再以事先約定的20%比例支付鄒明勇好處費1000萬元,鄒明勇對此表示認可,雙方約定在獲得項目全部投資回報后進行支付。

          2018年8月,兩個項目投資款項及回報撥付完畢,余某向鄒明勇提出支付約定的好處費,并提出兩種方案,一是直接送予現金1000萬元;二是將這1000萬元繼續投入余某開發的房地產項目中,可隨時支取本金并保底送予銀行同期利息。鄒明勇思考后決定將這1000萬元投入余某開發的房地產項目中,繼續生利。

          除了收受余某的好處費,鄒明勇還為某公司安岳分公司在南山片區建設項目補充合同簽訂、土地競拍保證金繳納、款項撥付等方面提供幫助,收受好處費587萬余元;為某公司某項目規劃建筑設計方案調整、承攬某安置區建設項目、某高速公路(安岳段)互通連接線建設工程項目提供幫助,收受該公司股東周某某現金552萬元;為某公司投資開發安岳縣某酒店項目承攬、協議簽訂、優惠政策扶持、房地產開發項目容積率調整等提供幫助,收受該公司法定代表人代某某現金960萬元……

          經查,鄒明勇在擔任安岳縣縣長、資陽市政府副秘書長等職務期間,利用職務之便,先后為26家單位或個人謀取利益,收受財物折合人民幣共計5431萬余元。

          “我怎么可能收了這么多錢?我居然收了這么多錢!”留置期間,鄒明勇回憶并計算自己收下的每一筆財物,看著累加后的5431萬余元這一驚人數字,他這才知道自己已犯下嚴重的錯誤,再難回頭。

          為了讓家族過得更體面,帶著侄子和內兄赴腐途

          鄒明勇運用手中權力撈取了不少好處,在自己生活水平提高的同時,他想到要為親人謀點福利,“我是從小山村走出來的,兄弟姊妹們為了供我讀書付出了很多,我對他們一直是感激的。我就想著不僅要自己過得好,也要用自己手中的權力讓整個家族都過得更體面?!?/span>

          在錯誤思想影響下,鄒明勇一人腐帶動全家腐。很快,他的內兄江某和侄子鄒某君成了其腐敗路上的同行者。

          2012年江某(另案處理)從資陽市交通運輸局退休后,找到在安岳當縣長的妹夫鄒明勇:“我現在退休了,感覺可以干點事情了,你能不能想想辦法,給我找點賺錢的路子?”鄒明勇聽后立即答應道:“沒問題?!?/span>

          2012年9月,鄒明勇利用職務之便,幫助某公司承攬到一個建設項目。隨后,鄒明勇向該公司負責人打招呼,讓江某承攬該項目監理工程。

          2013年6月,江某借用某監理公司資質順利中標,但是中標后的江某實際上并未實施該項目。礙于鄒明勇的面子,2016年至2018年,該公司項目負責人譚某仍為江某發放監理費共計56.8萬元。

          除了江某,鄒明勇的侄子鄒某君(另案處理)也被其拉入腐敗泥潭。

          2011年,鄒某君購買了陸某公司開發樓盤中的幾個商鋪,在支付完50萬元定金后,還有480余萬元尾款無力支付。正當鄒某君一籌莫展時,開發商陸某主動給他打來電話:“我有點事情想找你叔叔,如果你能幫忙協調一下,這房款就可以抵了?!?/span>

          鄒某君心里清楚,陸某是想通過他找到鄒明勇,讓其對陸某的公司給予照顧和幫助?!拔以囋嚳窗??!痹诰揞~誘惑下,鄒某君將此事告訴了鄒明勇?!拔颐靼琢?,抵房款的事情交給我?!编u明勇一口答應。

          據查,2012年至2014年,鄒明勇利用擔任安岳縣縣長的職務之便,為陸某公司建設項目補充合同簽訂、土地競拍保證金繳納、款項撥付等方面提供幫助。2014年8月,陸某經鄒明勇同意后,免收鄒某君商鋪購置款、稅款等共計487萬余元。

          一家人“抱團”貪腐,必然“組團”走向深淵。在共赴腐途的路上,鄒明勇的侄子和內兄也受到了法律的嚴懲。

          2020年7月,安岳縣人民法院以受賄罪判處鄒某君有期徒刑11年,并處罰金80萬元。2020年12月,資陽市雁江區人民法院以受賄罪判處江某有期徒刑5年,并處罰金30萬元,由資陽市交通運輸局取消其退休待遇。

          “侄兒利用我的影響做生意,商人利用他來行賄,最終給他帶來了牢獄之災。內兄利用我的職權和影響做項目、拿項目、非法獲利,最終也走上了犯罪道路。我三觀扭曲,自己貪腐,也把家人帶入其中,使幾個家庭失去幸福,代價太慘痛了?!痹诹糁檬?,鄒明勇懺悔道。

          獨斷專行,公然推翻縣委常委會決議,不顧工作原則把不合規變成“合規”

          “鄒明勇行事是比較霸道專橫的,他膽子比較大,除了主動索賄、大肆撈錢,在工作上更是獨斷專行、說一不二?!睋k案人員介紹,在任安岳縣縣長時,鄒明勇任性用權、膽大妄為,甚至公然推翻縣委常委會決議,不顧工作原則當起了“一霸手”。

          2011年,安岳縣某酒店負責人黃某某得知,當地另一酒店投資人代某某通過鄒明勇拿到了巨額財政優惠扶持資金。黃某某忙拜訪鄒明勇,用金錢“開道”,提出想在縣城3公里外的酒店原址上,擴大規模建設某溫泉旅游度假酒店,希望其幫忙給予同等的優惠扶持政策。在金錢的“轟炸”下,鄒明勇答應了黃某某的請求。

          該酒店規劃用地近190畝,包括酒店原有地塊119畝和未征地拆遷的地塊70畝。按照有關規定,上述兩宗地塊不能同時掛牌出讓。

          為了緩解在其他項目上的資金壓力,黃某某向鄒明勇提出在競得119畝地塊后,就開始兌付優惠扶持資金。然而,該溫泉旅游度假酒店項目的主樓設計在70畝地塊,在主樓項目地塊都沒有競拍成功的情況下,就提前拿到優惠扶持資金明顯不合規。

          然而,明顯不合規的事情,在鄒明勇手里卻變成了“合規”。為了實現對黃某某的承諾,鄒明勇繞過分管縣領導,直接安排縣旅游局把“提前兌付財政優惠扶持資金”的內容寫入合同送審稿。不過,鄒明勇的“安排”并不順利,縣委常委會在審定該送審稿時,否定了這一條款。

          但鄒明勇沒有就此罷休,他不顧職能部門反對,公然違背縣委常委會審定該合同時形成的“競得項目所有用地后才能兌付優惠扶持資金”的決議,要求縣財政局提前兌付優惠扶持資金。經查,在此期間,鄒明勇多次收受黃某某所送財物共計792萬元。

          “我心里很清楚,違背市場規律和縣委常委會決議的做法,會給自己、給地方帶來很大的麻煩。但我當時被利欲蒙蔽了雙眼,不顧一切、肆意妄為?!编u明勇說。

          據悉,安岳縣某溫泉旅游度假酒店至今未動工,卻已提前兌付財政優惠扶持資金,鄒明勇的這一行為造成國有資產的巨額損失。目前,該項目提前兌付的優惠扶持資金,已通過政府其他合作項目挽回損失。

          作繭自縛,鄒明勇在懺悔書中寫道:“對違背市場需求建立五星級酒店,我支持了;在地方財政不堪重負,舉步維艱的背景下,給予優厚的扶持政策,我給予了;在面臨國有資產流失的情況下,提前兌付優惠政策,我操作了……其結果,無疑是讓自己陷入了萬劫不復的境地?!?/span>

          鄒明勇主政一方,本應為百姓謀福祉,為地方謀發展,但卻把公權當私器,在謀求私利的道路上,不惜鋌而走險為商人老板大開方便之門。其所作所為對當地政治生態和經濟發展產生惡劣影響,也將自己推向犯罪深淵,最終淪為階下囚,發人深省、令人深思。(通訊員 方地兵 楊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