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hcdiy"><track id="hcdiy"></track></label>
      1. <button id="hcdiy"><acronym id="hcdiy"></acronym></button>
        <dd id="hcdiy"></dd>
        <rp id="hcdiy"><object id="hcdiy"><blockquote id="hcdiy"></blockquote></object></rp>

        <button id="hcdiy"><object id="hcdiy"></object></button>

        <dd id="hcdiy"></dd>
        <em id="hcdiy"><ruby id="hcdiy"><u id="hcdiy"></u></ruby></em><em id="hcdiy"></em>
        <span id="hcdiy"></span>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label id="hcdiy"><track id="hcdiy"></track></label>
          1. <button id="hcdiy"><acronym id="hcdiy"></acronym></button>
            <dd id="hcdiy"></dd>
            <rp id="hcdiy"><object id="hcdiy"><blockquote id="hcdiy"></blockquote></object></rp>

            <button id="hcdiy"><object id="hcdiy"></object></button>

            <dd id="hcdiy"></dd>
            <em id="hcdiy"><ruby id="hcdiy"><u id="hcdiy"></u></ruby></em><em id="hcdiy"></em>
            <span id="hcdiy"></span>
            當前位置:首頁 >> 廉政教育>>家風家書

            歷史文化源流 | 文者 貫道之器也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2021-12-17 07:20:12    瀏覽:0 分享

            文化是民族的精神命脈,文藝是時代的號角。古人說:“文者,貫道之器也?!毙聲r代新征程是當代中國文藝的歷史方位。廣大文藝工作者要深刻把握民族復興的時代主題,把人生追求、藝術生命同國家前途、民族命運、人民愿望緊密結合起來,以文弘業、以文培元,以文立心、以文鑄魂,把文藝創造寫到民族復興的歷史上、寫在人民奮斗的征程中。

            ——2021年12月14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國文聯十一大、中國作協十大開幕式上的講話

            “文者,貫道之器也”,出自唐代李漢所作《昌黎先生集序》:“文者,貫道之器也;不深于斯道,有至焉者,不也?!辈柘壬柑拼膶W家、思想家、政治家韓愈。他的詩文,由其學生李漢編纂成《昌黎先生集》。李漢在序中評價韓愈的功績成就時,開宗明義地提出了“文以貫道”的命題。這里的“文”指文學作品的文辭、文采、形式,“道”指思想、道理,“貫”可以理解為貫穿、連接、宣揚、顯示。

            文以貫道,或曰文以載道、文以明道,是中國傳統文化中的一個重要命題。秉持著這一理念的古代知識分子,以他們筆底“載道”的詩文,書寫著心志和情感,描繪著現實和人生。三國時曹丕在《典論》中說道:“蓋文章,經國之大業,不朽之盛事”。為什么提到如此高度?就是因為偉大的文學藝術作品,不僅塑造著國家民族的文化認同,而且起著成風化人的社會作用?!吨芤住防镎f“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這是“文化”一詞的最早體現,以文教化、文以化人,是要通過精神的力量、通過教化的功能、通過春風化雨的形式,來潤澤人心、令人向美向善。

            我國第一部詩歌總集《詩經》又稱《詩》,孔子對其作用有四個字的評價,即“興觀群怨”:“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迸d,指詩歌中的藝術形象可以激發人的精神之振奮;觀,指人們可以從詩歌中觀察政治之得失和風俗之盛衰;群,指詩歌可以使人們互相交流、加強團結、共同進步;怨,即“怨刺上政”,指文學作品有映照現實、批評從政者為政之失的作用。司馬遷在寫作《史記》時,常常直接引用《詩經》中的詩句,作為對歷史事件和歷史人物的評價,可以說,《詩經》文本成了史家認識歷史、觀照社會現實的重要依據。

            “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币磺Ф嗄昵?,唐代文學家白居易就鮮明表達了文藝與時代之間的關系。在唐代文壇,一度存在文表華艷、文學浮夸的現象,文學作品講求形式、言辭華麗、軟弱無力、內容空洞,甚至有的公文都是如此。韓愈、柳宗元等人就從改變文章形式入手,提出文以貫道、文以明道,掀起了一場文體改革的運動,史稱“古文運動”,師法先秦兩漢的古文,拋棄駢文形式,注重質樸語言的表達和文章內容的沉淀。韓愈的散文,如《師說》《馬說》《進學解》等,無不和當時的社會現實密切相連,切中時弊,意義深遠,被蘇軾贊為“文起八代之衰,而道濟天下之溺”。

            文以載道,文以化人,這是文學藝術的使命。在中華文化的歷史長河中,無數文化先賢以此為價值追求,傳承著中華民族的精魂,賡續著中華文化的基因。

            中國共產黨歷來高度重視文藝工作,堅持運用先進文化引領方向、鼓舞士氣、凝聚力量?!笆裁词俏覀兊膯栴}的中心呢?我以為,我們的問題基本上是一個為群眾的問題和一個如何為群眾的問題?!?942年5月,延安文藝座談會在楊家嶺召開,毛澤東發表《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深刻闡明了革命文藝為人民群眾、首先是為工農兵服務的根本方向,強調革命文藝工作者必須從根本上解決立場、態度問題,文藝要很好地“作為團結人民、教育人民、打擊敵人、消滅敵人的有力的武器”。

            此后,抗日根據地的一大批文學家、藝術家深入農村、工廠、部隊,“腳下沾滿泥土”,真正和工農兵大眾打成一片,才有了《小二黑結婚》《白毛女》《太陽照在桑干河上》《暴風驟雨》等適應形勢需要、深受人民群眾歡迎的優秀文藝作品,中國共產黨的精氣神在大眾文化領域找到了加強認同感歸屬感、形成凝聚力向心力的文藝表達形式。

            文藝事業是黨和人民的重要事業,文藝戰線是黨和人民的重要戰線。一百年來,在黨的領導下,廣大文藝工作者發揮文藝工作培根鑄魂的作用,用豐富的文藝形式,激勵受剝削受壓迫的勞苦大眾浴血奮戰、百折不撓,激勵站起來的中國人民自力更生、發憤圖強,激勵改革開放大潮中的億萬人民解放思想、銳意進取,激勵新時代的中國人民自信自強、守正創新,為增強人民力量、振奮民族精神發揮了重要作用。

            新時代新征程是當代中國文藝的歷史方位。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把文化建設、文藝工作擺在黨和國家事業重要位置,推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藝發展開啟了嶄新局面。從電視劇《山海情》成為現象級作品,到電影《長津湖》奪得中國影史票房冠軍、全球年度票房冠軍;從《典籍里的中國》《國家寶藏》等文化類節目讓中華傳統文化鮮活地呈現在人們面前,到文藝演出《偉大征程》、歌曲《燈火里的中國》等作品好評如潮……立足新時代的歷史坐標,廣大文藝工作者創作了一批無愧于時代的優秀作品,凝聚了中國力量,弘揚了中國精神。

            眼納千江水,胸起百萬兵。時代為我國文藝繁榮發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廣闊舞臺。新時代,廣大文藝工作者大有可為,也必將大有作為。(田心)